Little Summer

小夏
live in north atlantic ocean

© Little Summer

Powered by LOFTER

试航


*我没有任何飞行驾驶经验,下文可能会出现大量的常识性bug,还请专业人士赐教,万分感谢


英国在凌冽的风里艰难的点起美国这个月最后一根出自流水线车间的香烟,赞美机械生产,他惬意享受尼古丁的香甜并无声感叹,因为从接下来开始直到月底以前,他们都只能靠吸自卷烟那几乎能把肺泡逐个炸裂的焦油过活了

美国一手提着两个头盔,从灰色的浓雾中笔直的向他走来,瓶底厚的防风镜映着盈盈晨光,英国出神的看着云雾里飘忽不定的光芒,他突然想到某个既没有弯月也没有明星的夜晚,HE111*的探照灯从窗外射进来,防空警报拉得声嘶力竭,英国固执地躺在床上不愿...

临别前


美国赶到车站的时候,英国正笔直的站在自动贩卖机前,光透过鱼骨一般的天窗像雨一样淋下来,淋在漆黑的风衣上,淋在鼓胀的手提皮包上,淋在白净的脸蛋上

英国的目光在一排排名称表上游走,徘徊,不决,很显然这是因为它们都很棒,让人无从选择,美国笃定的想,但事实上英国仅仅是想在堆叠的碳酸汽水中寻找一罐红茶

“我以为你会像个愣头青一样扑过来”英国看着玻璃橱窗上美国模糊的倒影,他站在自己身后稍远些的地方,透视使他看上去是那么矮小,又被五彩的LED灯点缀得像棵圣诞树,他现在就像绘本里可爱的小精灵,英国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最终,他点了杯包装看上去还算普通...

Sexy

所谓性感,不在于你裸露了多少,而在于你恰到好处的遮挡了什么
这是美国在整理早年的读书笔记时偶然翻出来的句子,写在书签的一角,还特地用下标点标亮,他比对了签在笔记本扉页的年份,心想那段时间大概在看弗洛伊德的著作,新奇独特的论点让处于爱情伊始的美利坚有了如此诗人般的感慨
他合上封尘的书页,扭头望向门外,英国正在客厅里翻阅自己从旧书柜里搜出来的读本和剪贴簿,他坐在芽黄灰的木椅上,剪缝合体的西服裤因屈腰而往上缩了几毫,恰巧露出黑色中筒袜包裹下的脚踝
光着脚自然是不错,美国想,但不可否认,窥觑英国套着棉布的脚趾和袜筒上方的皮肤是一种异常美妙的体验
他们偶尔会趁着中场休会时间在满员的公共卫生间的小格子里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