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Summer

小夏
APH usk
JOJO JK

© Little Summer

Powered by LOFTER

旅行插曲


英国煞有介事地往他的笔记本上又多添了一杠,美国看着在纸上横划的笔尖以及一排黑色的栅栏“你看上去就像是被空投到了大西洋的荒岛上”

英国收起他的袖珍笔记本“至少它健康”

美国从鼻子里哼哼几声,不置可否,他舔了舔沾着茄汁的右手食指“那回到纽约就把它撕下来给我吧”边说着边将包装袋胡乱揉成一团就准备塞进坐垫底下“我要把它钉到挡光板上”

“给我注意点卫生!”英国抄起餐巾纸往美国脸上糊去,再伸手去捡掉在毯子上包装袋,里面的生菜碎和蛋黄酱四处洒落,零零碎碎的调料糊成一块,黏在印着星条旗的毛毯上

“嘿!”美国表现得十分不满,但还是顺从地擦了把脸...

我希望总有一天
当别人讨论起我喜欢的cp
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两个小宝贝有多可爱
而不是这个cp圈里的都是ZZ

无论你是否有意
你的每一句发言都在对你的身份负责

共创文明和谐平等交流的互动圈子
从你我做起
从身边小事做起

讨论角色死亡有

早在Arthur拄着Alfred送的白蜡木拐杖从卧室挪到阳台前,那人已经舒舒服服地躺在那张铺着咖色珊瑚绒坐垫的摇椅上悠哉悠哉地享受初冬的朝阳
Arthur有些别扭地掐着扶手,这根拐杖对现在的他来说似乎略高了些,明明年前的时候还用的得心应手,拄着它陪家里那个老混球从加利福尼亚一路蹦哒到阿拉斯加完全不成问题
衰老来得太快了,而且悄无声息,Arthur还没来得及像青春期时那样在新刷好的泥墙上计量他逐渐缩水的身高,干枯的手已经连一根细细的彩色粉笔也举不起来
床脚和落地窗之间不过一段极短的距离,却被没由来的伤感拉长了10英尺,对此,嫁到地球另一端去的女儿总在电话里安慰他说他的...

荒诞剧
超级英雄米X超级反派英

Alfred小心翼翼地推开的房门,通过门缝再三确认客厅里没有正放着唐顿庄园的电视机,没有摊开的华兹华斯诗集,没有抱住泰迪熊发呆的英国人,他才蹑手蹑脚地溜进狭小的合租公寓
门外的路灯在珊瑚绒地毯上投下一道明亮的影子,也顺带照亮了几个不完整的泥黄鞋印,足迹从门边一路延伸到Alfred脚上的高仿Jordan球鞋,溅射状的红点在米黄的鞋面开满霉斑似的花,刺鼻的腥味顺着弧形的花瓣向外流淌
“我说了,如果你非要在外面滚一身泥回家,那起码别把我的地毯弄脏”Alfred猛地转过身,手下意识地伸到后腰准备掏枪,很好,站在他身后的不是什么持枪暴走族首领,也不是一身黑衣的雇佣杀手,而是他尖酸刻薄还有些洁癖的英国室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Alfred自我安慰道,摆在腰后的手掩饰性地挠了挠,然后高举过头顶“好吧,mummy,对不起”Alfred感觉自己就像回到了7岁,那时他的倒霉老爹还没去世,Alfred半夜偷吃糖罐里的巧克力并准备嫁祸给老鼠,结果被保姆抓了现行“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当这个是为我准备的圣诞节礼物成么?我不想在圣诞假期洗抹布”
“没有人会想在圣诞假期干这活,包括你的母亲”Arthur反手摁下墙壁上的开关,屋内的每一颗灰尘都在刹那燃烧起来,犹如千万粒星星同时闪烁,Alfred来不及躲闪,被晃得眼睛生疼,腿上的未愈合的伤口也跟着叫唤起来,血液里一声一声的咆哮几乎要把胃给震破
恍惚间他看见两颗祖母绿似的行星从无限远的对岸向他俯冲,真空里两道绿莹莹的轨道直直指向他的眉心,又在就要击穿他的大脑前稳稳停下
直到不似人类皮肤的触感抚上他被红痕割裂的颈侧,Alfred才意识到Arthur的手臂实在太过苍白,他将他的手腕圈进掌心,医用绷带粗糙的纹理刺痛了他的眼
“部门里添了个恐同的实习生,不知道是哪个多嘴的家伙告诉他我参加了今年伊利诺伊的彩虹游行”Arthur抢在Alfred询问前回答,语速快得像在背诵一个被前人嚼烂了的台本,词与词之间太过短暂的停顿让他险些咬断了舌头“他怪叫一声,把咖啡往我身上泼”Arthur的眼珠子不自觉地往右上角转动“脸躲开了,手没有”
Alfred依稀记得他在YouTube上某个宣传尊重LGBT人群的视频里看过相似的故事发展,但他只是轻轻哼哧几声,表明听见了
深浅不一的细线牵着他的手往上攀爬,微冷的指尖最终停在Arthur的唇瓣上,他的唇线非常可爱,接吻时总能撩起Alfred搬不上台面,深藏且淫靡的欲望
然而那些粉红与热烈的不洁幻想在付诸实施前就被Arthur给驱逐出境“先去洗澡”他捏了捏Alfred的脸颊,细细碎碎的胡渣扎得他缩回了手“脏死了”
显然Alfred还沉浸在刚才的美梦之中,迷迷糊糊地点点头,正准备把脏兮兮的风衣外套从身上扯下来,他的手指猛地停在衣领处,一动不动,好像卡壳的机器人
“怎么了?”Arthur盯着僵在原地的Alfred,问道
Alfred想了想,而后做贼似的瞄了瞄左右两侧,再小心翼翼地凑到Arthur面前“嘿,你不打算问问我为什么会弄脏衣服么?”他还装模作样地把声音压低
“不是得罪了小混混就是惹毛了哪个同学”Arthur将贴近的Alfred推开“我说过的,Alf,你已经成年了,为了适应这个社会你得学会说话圆滑些”
Alfred不置可否地努努嘴,不顾Arthur摁在胸口的手掌硬是在他的额前落下一个浅吻,再屁颠屁颠地往浴室挪动

人思考时眼睛会往右上角看,而回忆时责相反,看左上角

——忙里偷闲随便写点东西——

林清言先森送了我两条分装胶带(bu) @异色仏小胡子会长